不接受现实的人,会掉进更加痛苦的深渊

Z,男,29岁,Z车祸后性格大变,父母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狠心抛弃了他。Z在亲戚的照顾下受尽屈辱白眼和打骂,最后趁亲戚不注意夜晚逃走寻找父母,父亲痛定思痛后决定重接接纳他,带他来接受心理治疗。

家庭背景:Z生长在县城,是家中独子。父母都是教师,母亲是幼儿园教师,父亲曾经是中学教师,后来成为教育局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


其实我也好怕他真的不理我

求助者(女性,27岁):他唱歌《伤心的城市》,“秀丽”《长发及腰哥娶你》,我头发快到腰那里了。我心里思想压力大。

心理咨询师:暗示想你。

求助者:我不能只考虑我们不考虑我两个姐姐,《伤心的城市》,我在这座城。我以前说分手不联系他,还跟他冷战,其实我也好怕他真的不理我,我有时候晚上失眠。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


没有磨难,哪来的经验和成长

求助者(女性,27岁):我可不想霸占他全部,只要他心在我身上就可以了,他可以出去聚会,有饭局,可以交异性朋友,不要背叛我就可以了。

心理咨询师:越大度越自信,得到的越多。

求助者:他误会我太多,认为我吃他兄弟醋,管他太多。

心理咨询师:他如果很爱他的兄弟,他不应该感觉压抑的。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


他越想就越害怕,越害怕身体就越难受

求助者:我是男的,三十七岁,我老父亲得了绝症,老想自己得了什么病,就是没精神。

心理咨询师:你害怕自己也会患上什么可怕的病,是这样吗?

求助者:天天在想自己全身都是病,是啊。

心理咨询师:这个情况有多久了?

求助者:一个多月。

心理咨询师:还能正常上班吗?

求助者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