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老是觉得走在路上人人都在看着我一样

求助者(15岁女生):请问我有焦虑症应该怎么办?时不时紧张。

心理咨询师:内心担忧什么?

求助者:就是担心我过于紧张脖子晃动就会导致朋友讨厌我,请问这属于焦虑症么?心跳跳的很快。

心理咨询师:如果轻松地愉快地允许身体是任何一种状态,就没事了。哪方面自卑?有哪些压力?

求助者:最近我老是呆在家里,容貌自卑,还有我比较蠢吧,同学老说我蠢,请问该怎么办?

心理咨询师:成绩怎么样?容貌不好是怎么回事?皮肤不好?

求助者:一紧张脖子就僵硬,还有手抖,还有脚抖,皮肤黑。成绩就几十分吧。

心理咨询师:读初几?

求助者:初二。

心理咨询师:成绩在班是是中等吗?

求助者:下等,您还没说解决方法呢。

心理咨询师:因为容貌自卑,因为成绩差自卑,是吗?

求助者:恩吧。

心理咨询师:解决的办法就是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,接受不能改变的,改变可以改变的。有希望考上高中吗?

求助者:那我老是紧张怎么办?应该不可能。

心理咨询师:对自己暗示:不管我是什么样的状态,我都愿意轻松地愉快地坦然地接受面对,一切顺其自然。初中毕业后读职业学校吧。

求助者:恩,紧张已经成为身体本能反应了,怎么办?

心理咨询师:如果接受不了,只有当面接受心理治疗结合催眠心理治疗了。

求助者:老是脑袋晃,催眠是什么?

心理咨询师:人在催眠状态下回忆能力很强,通过催眠师的引导,带领个案进入奇妙的潜意识世界,回到问题发生的当下,将已遗忘的或被压抑的创伤性经验和伴随的情感引回到记忆中,重新体验这些经验和情感,以某种方式来发泄释放那些被压抑的情感。并从中得到正面的启迪,提升那段生命经历,将痛苦挫折的经历转化为人生宝贵的经验与财富,从中超越出来,不再受过去的事件所影响。人在催眠状态下很容易接受暗示,在这个状态下可以消除身体心理任何不适的感觉,注入轻松舒畅安宁的感觉。

求助者:我跟朋友们绝交了,这些都被我压抑,每天晚上都会想。

心理咨询师:朋友们对你怎样?

求助者:我觉得他们是在利用我,这些都是小学玩大的。

心理咨询师:他们利用你获得什么好处?

求助者:每天晚上出去就要开车嘛,老要我出。

心理咨询师:哦,你委婉拒绝就行,不必绝交呀。

求助者:后来有一天我不出了,他们就换付嘴脸,是他们提出的。

心理咨询师:哦,很委屈吧?

求助者:恩,每天晚上想起就很伤心。

心理咨询师:再交新的朋友呀。

求助者:能常不想么?

心理咨询师:一个人玩也行的。

求助者:我没读书了,刚停的。

心理咨询师:对未来有什么打算?

求助者:工作了吧。

心理咨询师:去读职业学校吧。

求助者:您能说些解决方案么?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心理咨询师:接受紧张的感觉,顺其自然。

求助者:就是不要去想什么吗?

心理咨询师:允许自己想任何东西,不要控制自己,然后给自己好的暗示。

求助者:好的,谢谢您!还有我老是觉得走在路上人人都在看着我一样。

心理咨询师:你想像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路人,就好了。

求助者:欣赏的眼光?不懂。

心理咨询师:你散发出什么样的信息,你就接收到什么样的信息。如果你向路人散发出友好的微笑的信息,他们就回报你友好的信息,你就正常了。

 

 

这位15岁女生的心理活动:“我因为容貌不好很自卑,因为成绩差很自卑。我总是很紧张,一紧张就会脖子很硬,还会手抖,脚抖,我感觉所有的人都会看着我,感觉别人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我。我感觉所有的人都会嫌弃我,不管是认识的人,还是不认识的人,都觉得我是一个奇怪的人,我为此很痛苦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?我每天都在想很多伤心的事情,我现在不敢交朋友了,因为我总是被朋友利用,总是被朋友出卖。我不想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,我的头脑就是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。”

 

 

这位女生可以这样想:“通过心理治疗之后,我知道我自己问题形成的原因了,我过度迷失自我,我不敢活出自我,我习惯顺从别人,习惯讨好别人。我以为只要我顺从别人,就可以避免跟人发生冲突。我以为只要我顺从别人,别人就更加喜欢我。我没有自己明确的原则和底线,所以别人都以为我很好欺负,于是得寸进尺地欺负我。被人欺负太多之后,我就不愿意跟人相处交往了,然后我就出现社交恐惧症和焦虑症了。

我必须重建自我意识,虽然我长得不好看,虽然我的成绩不好,但我必须尊重我自己,我必须接纳一个真实的自己。其实比我长得丑的人很多,比我成绩差的人很多,别人照样可以轻松地快乐地无忧无虑地生活。我一定要尊重自己,一定要爱我自己。如果我连自己都不尊重,我怎么指望别人尊重我?如果我连自己都不爱,我怎么指望别人爱我?我不必总是讨好别人,只要我对别人做到尊重友好就行了。如果我对别人已经做到尊重友好了,别人还不喜欢我,我就顺其自然吧,我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喜欢我,我也不可能喜欢所有的人。别人不喜欢我有很多原因,不一定是我的原因。比如有的人内心中郁积着很多怨气,他总是想找一个人发泄内心中的怨气,如果他发现我过度胆小懦弱,他就一定会把我当出气筒的。

如果我总是顺从别人,别人就认为我顺从他是理所当然的,是天经地义的,觉得我理应像一条狗一个处处顺从他。我偶尔有一次不顺从他,他就可能责骂我。虽然我长得不漂亮,但我的人格也是尊贵的,我凭什么要甘当二等公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