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命运安排我做她的女儿,我只能认命了

求助者(女性,25岁):我心理有问题,想问问我该怎么办?

心理咨询师:具体怎样?请问你多大?女生吧?

求助者:我25岁,女的,我大概6、7岁的时候上的学,我跟姐姐是由母亲带大的,母亲性格脾气很暴躁,我呢又是一个话有点多的调皮的小孩,母亲经常骂我太狡猾了。记得有一次去地里,我就说太晒了,不去。姐姐倒是什么也没说,母亲就觉得我很狡猾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家是农村的,那个时候被母亲打击很多,责骂很多,就觉得应该像姐姐一样听话。母亲是个没多少文化的人,她骂出来的话很难听。不知是不是我比姐姐聪明的缘故,我总是说一些很直话,而母亲可能认为小孩子不应该什么都说,会得罪人,希望我像姐姐一样懂事点,话少点。而我天生就是爱玩的那种,姐姐则跟我相反,姐姐很会讨母亲欢心,很懂事。那时候也不是我不想懂事,而是母亲骂我比骂姐姐多,我觉得我妈妈不心疼我。
母亲骂我打压我的时间多了,我就越来越害怕她,想逃离她的魔爪。但是她不让我们接触小伙伴,我被逼得怒气无处发泄,只好在心里恨她,想着哪一天死了就把她最珍惜的东西拿走。就这样我读书时候遇到的打击嘲笑越来越多,我都把它埋在心底,以致于上课的时候心里一直想母亲怎么怎么对我不好的事,中间也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,所以我小学到初中都没怎么好好学东西。

心理咨询师:没跟爸爸生活?爸爸对你怎样?长大后人际关系怎样?婚姻情况怎样?

求助者:因此在我19岁时,被诊断出来精神分裂症,这几年一直在吃药,到今年又去医院看,诊断为抑郁症,到现在药一直不断,但我都觉得没找到病因,还在努力跟病魔斗争着。爸爸话很少,小时候都没怎么见过爸爸,只见过几次,因为他在外面工作,爸爸也很少跟我们说话。长大后人际关系特别差,人人都讨厌我,婚姻也不顺。

心理咨询师:你吃抗精神病的药物形成依赖了,你目前没有精神症状呀,你这个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催眠心理治疗彻底解决的,包括通过催眠治疗把药物逐渐减量最后彻底停药。妈妈给你造成的阴影很重,这些阴影都可以通过深度催眠心理治疗化解的。

求助者:所以当我看到那男的的叙述,有人还给他提出解决方案,就咨询你了。

心理咨询师:你应该不是精神分裂症,应该是严重心理问题,最多只是精神分裂的边缘。

求助者:那怎么办呢?

心理咨询师:你目前自知力很正常的。只是对药物形成依赖了,停不下来了。同时阴影太重,导致适应社会有点困难而已。

求助者:我们这边不知道有没有催眠心理治疗?

心理咨询师:你那边应该没有的,能治疗这个问题的专家极少极少的。你的人格大体上是正常的,你还很年轻,通过深度心理治疗之后,会有完全崭新的人生。可以边打工挣钱边治疗的。

求助者:哦,可是诊断成精神分裂症之前我有一天吃了一把抗抑郁的药,后来才住院又发病诊断成精神分裂的。

心理咨询师:就算是精神分裂症也是可以治疗的,因为你目前有自知力,可以跟人说话交流。具备两个条件:1,想好起来,2,能说话交流。就可以通过心理治疗彻底恢复正常。

求助者:嗯,谢谢老师!

 

 

最深的伤害通常来自最亲的人,上面这位女性的创伤阴影就来自她的妈妈。她的妈妈长年累月辱骂攻击贬损她,导致她内心中的怨气越积越多,怨气多到一定程度之后,严重影响学习,严重影响心态和心情,严重影响人际关系。心灵孤独痛苦压抑到一定程度之后,就出现严重心理障碍。医院给她服用强效精神类镇静药(就是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),服了这些药物之后,她的情绪稳定一些,但她对这些药物形成依赖了,停不下来了。

她母亲伤害她的动机:“我老公在外地工作,我在农村干农活及带孩子。我对我的婚姻状况非常不满,我很后悔嫁给这个男人,我很羡慕那些每天都可以在一起的夫妻。我老公一年才能回家一两次,我们一年在一起的时间加不起不到一个月。结这个婚相当于守寡,我一个女人家什么苦活累活都得自己扛,太辛苦了。我内心有很多委屈,在很多怨气,在我内心怨气很重的时候,我那个小女儿很调皮好动,话特别多,总是吱吱喳喳不停地说话,搞得我很心烦,所以我经常冲小女儿发火。大女儿就很乖,很听话,很会讨好我,我很喜欢大女儿。小女儿被我辱骂多了之后,她就很恨我,看见我就像看见鬼一样,好像我是老虎要吃了她一样,所以我越来越讨厌小女儿,小女儿也越来越讨厌我。虽然我们是母女,但实际上就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。”

如果没有条件接受专业的心理治疗,这位女子可以每天通过静坐冥想来解决自己的问题。每天闭上眼睛放松静坐,回顾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,回顾得越仔细效果越好,回忆出来之后,再把这个经历变成文字写下来,也可以用图画的方式把这个经历画出来,或是编成歌曲唱出来,或是编成舞蹈跳出来,或者把一个枕头当成妈妈,把这个枕头放在一张椅子上,坐在“妈妈”的对面质问妈妈,把想对妈妈表达的话尽情地表达出来,把对妈妈的愤怒尽情发泄出来。如果还不解气,可以对着假的“妈妈”拳打脚踢,怎么解气就怎么来,只是不让别人看见就行了。

当情绪发泄够了之后,可以这样看待妈妈:“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妈妈的婚姻确实很不幸福,如果我处在妈妈的角度,我也会很痛苦。妈妈不应该把怨气委屈发泄到女儿的身上,但我妈妈没文化,素质很差,她就这个水平,没办法。我投胎做她的女儿只能自认倒霉了。我投胎成为她的女儿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,一定不是无缘无故的,我可能前世欠她的,所以她今世把我折磨得很惨。既然命运安排我做她的女儿,我只能认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