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历史背景剖析(2)

(接上)

二、黄汝金母子绞尽脑汁诱骗父亲一家四口从宜山搬来上杨柳村定居

(通过父亲的讲述及小时候从妈妈口中获得的资料)

 

我的父亲出生于1937年9月,他不满周岁的时候,就永远失去父亲了。父亲14岁左右毕业于寺村小学,16岁左右毕业于象州县初中。父亲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宜山县某食品公司,成为国家干部。工作期间,单位先后派父亲到柳州、南宁进修学习。父亲没有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,于1961年在工作中犯了严重错误,受到处罚。父亲一气之下跟另外一个同事自动辞掉公职,与这个同事一起计划到新疆发展。他们坐火车到达甘肃兰州,准备取道前往新疆,但沿途受阻,无法进入新疆地界,只好返回宜山。失去公职的父亲只好在宜山县附近找一个农村落脚,这个村子就是我妈妈居住的村子。

妈妈是独生女,是我外婆唯一的孩子。妈妈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漂亮,在柳州市工作的一个年轻男子看上我妈妈,妈妈也喜欢他,但是我外婆害怕自己老了之后没人照顾,不愿意我妈妈嫁出去,外婆希望妈妈招人上门。外婆得知我父亲没父没母,对父亲非常满意,觉得父亲是最合适的上门人选。于是外婆极力说服妈妈跟父亲结婚。妈妈其实看不上我父亲的,妈妈为了照顾外婆的感受,才委屈自己跟父亲结婚的。我哥哥于1964年出生在宜山。

1965年的时候,黄汝金母子意识到又要发生一次很大的社会动乱了。黄汝金母子对社会动荡是非常敏感的,因为黄汝金的奶奶和父亲就是在剧烈社会变革中死去的。他们害怕再度受到政治牵连,于是希望我父亲带着一家老小迁回象州上杨柳村老家定居。黄汝金给父亲写第一封信,请求父亲回上杨柳村老家定居,父亲不为所动。因为父亲已经在宜山安家落户了。黄汝金不死心,又给父亲写第二封请求信,父亲开始有些心动,但还是愿意定居在宜山。黄汝金还是不死心,继续给父亲写第三封请求信,父亲终于动心了,但还没有决定正式回象州上杨柳村定居。父亲于是和妈妈、外婆及幼小的哥哥以探亲的名义回来了解情况。黄汝金母子非常热情周到,父亲感动了,于是决定带着一家老小正式迁回上杨柳村定居。

父亲一家人回宜山把那边事情安排妥当之后,择日正式带着一家老小四口人迁到上杨柳村。妈妈在上杨柳村住了一些天之后,直觉灵敏的妈妈感觉黄汝金母子不是善良之人,妈妈于是后悔了。妈妈要求一家人返回宜山,但父亲硬是不愿意。妈妈想和外婆把哥哥带回宜山,但父亲坚决不让妈妈把哥哥带走。如果不能把哥哥带走,外婆肯定不会跟妈妈回宜山的,于是妈妈一个人回到宜山。妈妈希望父亲最终妥协,然后和外婆带着哥哥返回宜山。

因为父亲硬是不愿意返回宜山,妈妈也硬是不愿意从宜山过来。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月,于是父亲想了一个办法。父亲给妈妈写了一封信,撒谎说幼小的哥哥受伤了,伤得很重很重。妈妈思子心切,于是买了车票第三次来到上杨柳村。妈妈来了之后,才发现上了父亲的当了,妈妈很生气。妈妈想再回宜山,但文化大革命爆发了,道路被封琐了,交通中断了,妈妈没有办法坐车再回宜山了,于是我们一家人就这样在上杨柳村定居下来。

 

 

三、文化大革命的风险一过,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本性就曝露无遗

 

黄汝金母子是因为担心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受到牵连,于是绞尽脑汁诱骗我父亲一家人从宜山迁回象州上杨柳村定居。文化大革命爆发后,他们发现没有任何风险,于是又后悔把父亲一家人骗回来了。因为如果不把父亲一家人骗回来,他们就可以享用全部的祖上房产。黄汝金母子完全不把我们一家人当人看待,特别是黄汝金的娘。黄汝金的娘使出各种阴谋诡计设法把我们一家人赶走,她用50年代对付我奶奶一家人的方式对待我们一家人,黄汝金的娘最拿手的手段是偷东西、投毒和挑拔离间。

我先来说说两家人的住房情况:

两家人生活在由同一个大门进去的大家庭中。这个大家庭有一座大正房(四房一厅)和一座小正房(两房一厅)。两座正房之间有一个露天的铺着各种石块图案的封闭的院子,院子的南侧是一个三层楼高的炮楼(旧社会打土匪用的),大正房南侧是两家共用的大厨房。在我3岁之前,我们一家五口人(外婆、父亲、母亲、哥哥和我)和黄汝金一家五口人(五奶、第二任五爹、黄汝金夫妻俩和他们的大儿子黄军明)在这个大家庭中使用房子的情况是这样的:两家人共用一个大厨房,只用一些简单的东西隔开,实际上是相通的。我们一家使用着正房的三个房间,黄汝金一家使用着正房的另外三个房间。

如果把大正房的四个房间编号,分别是这样的:

1号房间跟炮楼相挨着,是没有窗户的,但房间上层大部分空间是没有楼板的,能直接看到房子最上面的瓦片,从一些玻璃瓦片中透进来一些光亮。1号房间放着两张床,我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就住在里面。

2号房间与1号房间相连,中间隔着一堵与楼板层差不多高的砖墙。2号房的上面全部都是厚重的楼板,无法看得到房子的瓦片。虽然有一个窗户,但窗户外面被黄汝会家高高的墙壁挡住了光线,即使在阳光最明媚的大白天,这个房间也是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的,必须点灯才能看得清楚里面的物体。2号房间是名副其实的吃人的“鬼屋”,我推测奶奶的冤魂一直住在这间鬼屋。外婆一个人住在2号房间里。

3号房间与2号房间的门口正对着,中间隔着厅。在3号房间往上看能看到瓦片,这个房间有一些光亮,我们家的杂物放在里面。

4号房间与1号房间的门口正对着,由黄汝金夫妻俩和大儿子黄军明居住。4号房间上面是楼板,看不到瓦片,但窗户是开向院子的,房间光线明亮。

黄汝金的娘趁我家人不在厨房的时候,经常偷我们家厨房的东西,比如偷菜,偷米,偷一些小东西等。我妈妈和外婆知道是黄汝金的娘偷的,但不敢直接说她,只能忍受。妈妈非常后悔当初从宜山迁来上杨柳村。妈妈当初要求父亲和外婆搬回宜山,但父亲坚决不同意,外婆没有坚定站在妈妈的立场,所以妈妈经常责怪父亲和外婆。我们一家人对黄汝金的娘偷东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于是黄汝金的娘得寸进尺,偷我家的东西越来越放肆。外婆终于忍不住了,就埋怨几句,谁知黄汝金的娘恶人先告状。黄汝金的娘恶狠狠地骂我外婆,我小时候多次亲眼看到黄汝金的娘欺负我外婆的情景。黄汝金的娘像一头吃人的母老虎一样张着血盆大口,跳起来准备把我外婆一口吃下去,超级超级恐怖。外婆是外来人,没有任何势力撑腰,非常委屈无奈无助。

黄汝金的娘的霸凌行为不断升级,由偷东西升级到投毒。妈妈发现我们家的大水缸有异味,有一些不正常的粉状的东西,于是把整缸水全部倒掉。至此,我们一家人的生命安全已经完全没有保障了,两家不可能继续共用同一个厨房了,于是两家人在祖房使用上重新做了大的调整。

调整后整个大厨房都由黄汝金一家使用。同时黄汝金一家让出4号房间,至此整个大正房都归我们一家使用。外婆从2号房间搬到光线明亮的4号房间,爸爸和哥哥搬到2号房间(鬼屋)住,3号房间用来做厨房。哥哥的身体疾病是从住鬼屋开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