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历史背景剖析(1)

 

 

 

一、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家族背景

(1)、新中国成立之前奶奶被三座“三山”压迫成逆来顺受的人。

(2)新中国成立后奶奶翻身成了主人,奶奶力助黄汝金母子渡过最艰难时期。

(3)黄汝金的娘邪恶歹毒落井下石气死我奶奶。

二、黄汝金母子绞尽脑汁诱骗父亲一家搬来上杨柳村定居

三、文化大革命的风险一过,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本性就曝露无遗

 

 

一、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家族背景

 

(1)、新中国成立之前奶奶被三座“三山”压迫成逆来顺受的人。

(通过父亲的讲述获得的资料)

 

我的曾祖父曾祖母就是黄汝金的爷爷奶奶。我的父亲出生于1937年,黄汝金出生于1945年。曾祖母有两儿两女。曾祖母的两个儿子在我这辈分别称为三爹和五爹,年龄相差两三岁左右。三爹就是我父亲的父亲,五爹就是黄汝金的父亲。曾祖父在我父亲出生之前早就去世了。

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前,曾祖母一家生活件条件不错,是小地主家庭。1938年中国在抗日战场上节节败退,伤亡惨重,国民党扩大征兵,凡是有两个青壮年男丁的家庭都必须派人参军打日本鬼。三爹和五爹两兄弟必须有一个人上战场打仗。当年我的爷爷已经结婚了,我的父亲还未满周岁。五爹还没有结婚,还是单身。曾祖母心疼小儿子(五爹),害怕小儿子战死,故要求大儿子(三爹)去参军。三爹(我爷爷)离家奔扑战场后再也没有回家,牺牲在战场上了。我的父亲未满周岁的时候,就永远没有父亲了。我的奶奶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,我的父亲懦弱无能的性格与此有关。

五爹是象州寺村镇的小学教师,我的奶奶成为寡妇几年后他才结婚成家。黄汝金的娘(五奶)是大井村地主家庭的女儿,比我奶奶晚好几年嫁到黄家。曾祖母是比较势利的人,曾祖母知道我的奶奶好欺负,而五奶惹不起,所以曾祖母对待两个媳妇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。把五奶当作亲闺女一样宠爱,而把我奶奶当作佣人看待。我的奶奶因为舍不得儿子,不得不过着忍辱负重、逆来顺受的日子。

五奶自持有婆婆的宠爱,有五爹的袒护,过着风风光光的、养尊处优的、高高在上的生活。在这个大家庭中,五爹是皇帝,五奶是皇后,曾祖母是皇太后,而我奶奶只是一个保姆。五奶嫁到黄家后,连续生下四个孩子,三女一儿,每个孩子年龄相差两岁左右。黄汝金排行第二,是唯一的儿子。黄汝金从出生开始,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太子的地位,享受着小皇帝的待遇。我的父亲因为跟五爹和曾祖母毕竟有着血缘关系,没有受到太多欺负,与五爹的大女儿黄桂兰享受同等待遇。尽管我的奶奶是五奶的嫂子,但五奶把我奶奶当保姆一样使唤,奶奶为了生存,不得不认命。

 

 

(2)新中国成立后奶奶翻身成了主人,奶奶力助黄汝金母子渡过最艰难时期。

(通过父亲和姑姑石秀凤的讲述获得的资料)

 

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,整个中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那个家族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曾祖母因为是地主身份,新中国成立后免不了受到批斗。曾祖母于1950年因为不堪忍受批斗生病去世。大半年后五爹被共产党政府判处死刑且立即枪决。我的父亲当年在寺村镇读小学,父亲亲眼看到五爹被枪决后的尸体,五爹具体是什么原因被判处死刑的我父亲不太清楚。

曾祖母和五爹相继去世之后,对我奶奶来说,相当于压在身上长达十几年的两座大山垮塌了,奶奶终于可以挺起腰杆做人了。但曾祖母和五爹相继去世对五奶来说相当于天突然崩塌了。五奶膝下有四个年幼的孩子,最大的七岁,最小的只有一岁。在五奶最艰难困苦的时期,我的奶奶完全不顾前嫌,全身心地撑起五奶那个破碎的家,在我奶奶无私的援助下,五奶一家人才得以渡过艰难岁月活下来。

 

(3)黄汝金的娘邪恶歹毒落井下石气死我奶奶。

(通过父亲和姑姑石秀凤的讲述获得的资料)

 

五爹被枪毙死亡之后,我的奶奶不愿意再过着忍辱负重、逆来顺受的生活了,奶奶与五奶终于可以平起平坐了。但习惯高高在上的五奶却无法适应了。五奶和我奶奶为了更好地生活,都选择招人上门结婚。继五爹是邻村上门到黄家的,五奶跟继五爹结婚后没有再生孩子。

我的爷爷作为国民党兵战死,奶奶对军人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。奶奶招人上门的人是国民党溃败后流落到我们老家的外省兵。我的继爷爷是湖北籍人,奶奶与继爷爷婚后生下两个女儿,就是我父亲的同母异父妹妹。大妹妹于1952年出生,小妹妹(石秀凤)于1957年出生。自从我奶奶招人上门结婚之后,五奶就对我奶奶无比忌恨,特别是我奶奶怀上最小的女儿之后,五奶对我奶奶的忌恨达到顶峰。

在我奶奶生下小女儿后身心处于极度虚弱的情况下,五奶不但不提供援助,反而落井下石,我的奶奶感觉无比心寒。在五奶落难的时候,奶奶奋力相助无私奉献。而在我奶奶落难的时候,五奶却落井下石。奶奶在生下小女儿后颈部生了一个小疮,在正常情况下,这种小疮是很容易愈合的。但奶奶因为五奶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小人行为而倍感心寒,内心很难平衡,导致身体免疫力严重下降,颈部的疮越肿越大,在姑姑石秀凤只有5个月大的时候,奶奶死于脓疮导致的败血症。奶奶病死后,五奶依然对奶奶恨之入骨,故意污辱奶奶的尸体,把奶奶曾经用过的被子一并塞进装着奶奶尸体的棺材中。这些细节都是姑姑的两个阿姨(奶奶的亲妹妹,我的姨奶)亲口告诉姑姑的,姑姑在电话中告诉我的。

奶奶被黄汝金的娘迫害致死后,父亲从宜山县请假回老家料理奶奶的后事。父亲把只有5个月大的妹妹石秀凤送到附近大井村给一户没有孩子的家庭做养女,石秀凤跟养父姓石。父亲把五岁的大妹妹和继父送去继父湖北利川地区老家,此后父亲与大妹妹及继父再也没有机会相见,石秀凤与比她大5岁的亲姐姐再也没有机会相见。当年奶奶一家人就这样被黄汝金邪恶歹毒的娘赶走杀绝了,黄汝金母子成功霸占了全部家产。

黄汝金的娘不但邪恶歹毒,还很狡猾,很擅长编故事,她利用我父亲头脑简单愚昧无知,编造了大量谎言,极力为自己洗白。父亲宁可相信黄汝金的娘编造的谎言,都不愿意相信我两个姨奶说的真话。父亲为了获得家族的接纳,极力讨好巴结黄汝金母子。我的父亲是个不孝之子,他严重对不起我的奶奶,这是我家四个亲人惨死的深层原因。(待续)